登录|注册新帐号

  • 3610阅读
  • 1回复

(第一发现)清代江津中医李凤翔的祝由十三科异术:雪山令和金光咒及南宫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admin
 

发帖
348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2-11-05

第一发现:清代江津中医李凤翔的祝由十三科异术
雪山令和金光咒及南宫法
谭云籍  谭蘅君

  

作者按
《江津县志·附异术》记叙了清代道光癸卯年间(1843年前后),江津中医李凤翔的祝由异术,是真是假,站在科学发展的今天,特别是牛顿经典物理学的视域,这肯定是骗术。但放在量子纠缠的轨道上,好像一切法术或神仙之道,未来均可通过科学家以现代技术的方式来实现。

其实,完全不必去纠结异术的真假,我们把它当成一个故事来看待就行,就像课本《干将莫邪》《宋定伯捉鬼》选自《搜神记》一样,并非要学生相信“神道之不诬也”,而是让他们了解这种神道文化。

江津的神道文化,特别跟中医有关的祝由科,究竟在江津这片土地上是怎样呈现的呢?读了这篇文章,再去学课本,结合江津巴巫文化底蕴及地理星象上处于“井鬼”星宿的特征,对《江津县志》关于江津群体“君子精敏,小人鬼黠”的说法,是否有了新的理解?‍

近年出现中医热,对于江津来说,中医很近。

首先,中医的源头是巫医,即巫术或巫教。江津位于巴巫文化的尾部,本身就是巫文化的原创大本营地段,巫文化的影响至今犹存,特别是农村乡下老一辈,无论造屋修坟,婚嫁丧葬,都要请人看黄历,选日子,必要时还得找道士做场法事。

其次,中医最早的医书是《黄帝内经》。黄帝当年在缙云山修炼,缙云山呈东南状横贯江津北面。作为得道神仙,黄帝的修炼位置肯定不会拘束一个小石洞。加上道家炼丹,山水日月是阴阳元素,为必采之物。因此黄帝定会沿缙云山脉到江津长江段吸虹炼气,吞吐山精水灵,江津的山川大地莫不留下神迹仙踪。

这有文献支撑。重庆《缙云志》说:“缙云山出于禹别九州之前,曾是黄帝合药炼丹之地”。缙云山与长江交汇段,从历史传说角度,打下了江津仙道底蕴。

所以,宋朝时江津白启县长仰慕修仙,直接弃官修炼,卒后葬于缙云山脉江津之华盖山下(后人称之为白君山)。

图注:《江津县志》职官栏记载的宋代知县名称

《巴县志》记载,缙云山上二里,有山曰白云,峭削难登。有轩辕洞,幽邃窎深,旱久风出,声如雷,必雨,土人以此为卜阴晴焉。”这些奇异的山与灵异的洞,充满了神秘力量,令世俗世界难以企及,唯有顶礼膜拜,并外化为宗教或超自然的传奇文本。

有这样的人文底蕴,江津民间自然流传着各种能人异士的故事。

其中,由中医继承,后又失传的巫医之祝由十三科,便是被赋予超能的传奇医术之一。

  


一、邑人江含春:女儿是中国天文学家

  

大家先认识这个故事的作者,他是江津人,叫江含春。如果大家容易忘记的话,那么记他女儿就方便多了。

她女儿叫江蕙,受父亲影响,喜爱读书,特别对天文感兴趣,观天立说,十二三岁就制作了《天文扇》,十七八岁编绘了《考定中星图》,是中国古代少有女科学家。

江津清朝出了一位女天文学家,很多江津人并不知道。

江蕙与蜀东才子宋枏(字松存)结婚,宋松存光绪六年(1880)到南京做官,不久又到北京任官。期间,江蕙的《考定中星图》书稿被宋的好友罗云樵发现,惊为天人,在宋枏的帮助下,该书不久刊刻出版,除宋枏为本书作序外,还有16人为此书写序题词。出版时将书名定为《心香阁考定二十四节气中星图》,这就是光绪六年五月蜀东宋氏锓本。

能把女儿培养成天文学家,可知江含春绝非庸人也。

江津文联主席庞国翔写过一篇文章《清朝女天文学家江蕙》,文尾提出了“关于江氏父女的悬念”:一是出生地点未名,二是属江津江氏的何祠何支、有无后裔,更无从稽考,三是“江氏父女卒年未明”等。

《江津县志》记载确实太少,但可以从《龙庆山人江君墓志铭》中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一是姓名祖籍等常规信息:讳含春字海平,初号灵生,江津鹤山人也。先世自粤徙蜀。祖天吉,父义堂。”原来江含春是江津鹤山坪人,祖上从广东迁移到江津。

二是家庭情况和人生追求:“养素邱园,诒谷孙子,君有兄分,痛无弟徐,行摐不昧之灵根,率少成之天性,髫年失怙,事母氏黄。承志终身,庐墓衔哀,手辑孝典蒙求行世,学博而天人,共贯才异则贡举难收。”有兄无弟,童年时死了父亲,孝事母亲,行为高洁,从小养成好习惯,博学如天人,各种才学融汇贯通,在清雅的园林中涵养淡泊的心境,因此无意科举,隐逸山林。

但新皇帝继位上,偏偏诏举才品优长山林隐逸之士酌予录用”。监察地方名士的长官于是被一帮读书人求引荐。江含春作为廪生,才华早就“名达”,他却“上书陈志”,不愿为官,甘愿“结庐龙箐山中,隐居弗出”,完全是一派隐士风范。

虽然如此,读书人的天下责任却让他难以长守山林。面对“当是时,楚氛方炽,黔檗将萌,县大夫造访既殷,乡搢绅属望同切”的环境,毕竟那时中国处于鸦片战争前后,清政府内忧外患,江含春还是出山了:“君不忘桑梓,论团练,论砦堡,论修城,论铸炮”,最后“规划既定,浩然还山”,毫不留恋红尘虚名。

但作为知识分子,“蒿目时艰,常怀郁郁,忧不胜疾”,于“咸丰六年六月初二日,卒于龙泉山馆”。

这里找到江含春的卒年及去逝地点。“龙泉山馆”应有两种猜测,一是成都,有龙泉山脉。二是鹤山坪,他居住的地方叫龙菁砦,他的著作有《龙箐笔谈四卷,均以龙为名。但我们认为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其后人,“淑配王,生丈夫子二,长管次晏,均能继志。以咸丰七年六月初七日,葬君圣钟山。”原配姓王,与江含春生有两个儿子,均能继承父志,在第二年(1857年)葬江含春于江津“圣钟山”,估计是“圣钟坪”,背靠临峰山,面朝长江,风水旺地。

很可惜,未能介绍其儿女。

终生成就是著作等身。

  1. “所着《史评》十二卷,《史贯》一卷,《国朝名士录》二卷,《夏鼎录》八卷。《金石补录》四卷,《锦江杂记》四卷,《古香杂记》四卷,《养花杂记》二卷,《梓里丛谈》四卷,《花下楮谈》六卷,《龙箐笔谈》四卷,《兵法寸言》一卷,《衷言》二卷,《砦守方畧》一卷,《孝典》四卷,《医论》一卷,《蜀语考》三卷,《训诂珠尘》四卷,《步天歌图注》一卷,《楞园诗草》二卷,《楞园图赋说》一卷,《楞园书法》二卷,《丹经疑》二卷,《丹经悟》一卷,《蓉桥丹话》十六卷,共九十二卷,书类十五种,不以藏冢,当一一梓行。”

虽然都刻版印行,至今却不知这些书箱流落何处?

从书名可知:江含春涉猎甚广,包括史学、金石学、植物学、兵法、医学、训诂学、方言学、方志学、天文学、书法、地理、炼丹等等。从《蓉桥丹话》《锦江杂记》两书,可知其在成都居住过。

该墓志铭的作者是寓居江津的奇人王侃,号栖清山人,死前将毕生著述熔锡密封,放入江津圣泉寺背后的高崖石窟里。江含春死于1856年,王侃死于1862年,两人生活在同一时代。

王侃清代成都府温江县人,中年隐居江津圣泉寺,整理诗文,著书立说,最后终老江津。

他与江含春是老朋友,墓志铭中有:礼也,呜呼钟期,既死伯牙,难得知音。

最后文颂曰鹤山钟灵,豪杰屹起。罔待而与,迈越前轨世学不明猥陋自喜坐井小天,盍免訾毁惟恨不遇,泡影电光人生如是,著书堪传崇对勿徙,千秋之名,匪此伊彼。

介绍江含春生平,是想让大家读其作品《异术》时,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傻子的疯语,作为一代隐逸文人,他记录的那些奇事异能,不要认为全是编造。

图注:《江津县志》方技中记载的“异术”

  


二、南宫法术:雪山令与金光咒

如何认识一个民族或地域的传奇法术?这是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有没有法术?当代科学已经证其伪。但量子理论好像又看到其存在的合理曙光,该以怎样的态度来对待呢?

其实,科学自身都纠结于是真是假的时候,我们不妨把它当作历史素材看待,不急下定论,人类对事物的认识有一个曲折过程,我们可以用中性的态度来保存素材。

江含春通过叙述和对话,描述了江津医生李凤翔的几大特殊异能,通过李医生之口,讲述了他学艺的全过程。

文章先简介李凤翔:“江津医生,工祝由科,有异术。”

什么是祝由科祝由二字,最早见于医书《素问》,谓上古之人治病,不用打针服药,只要移易精神、变换气质,请人施展祝由之术,即可搞定。

是古代医术的一种流派,即说病由,不需用针灸或药物即可治病,是独立于药石之外,靠上古留传的咒语、符法、祝法、禁法等,通过患者的心灵、精神、心理、意念、甚至暗物质能量等达到治病效果

这一科也有传承。唐代太医署设立咒禁科,到元明之际太医院设立十三个中医,祝由科是第十三科。

《百度》说:传说有祝由十三法,因在湖南辰州多有巫师使用此类方法,所以又名辰州法,并不是简单的化学魔术。湘西至今流传定鸡术、定蛇术、避蛇术,还有一度风传的赶尸术等,让湘西成为一个神秘的地方。

作为喜欢丹道内功修炼的江含春,自然对这种法术感兴趣,何况,这种东西并非简单的化学魔术。

李凤翔的异术首先是鸡鸭换头“尝以鸡鸭各断其首,咒水互接之,鸡鸭俱能飞走。”在当代,换头术不是魔术而是科学,人类已经实现动物到人的换头手术的成功。

但人类在相同的两个人身上做一次这种换头术还可以,如果要重新换回去,估计手术风险极大。但“凤翔复断其首,各迁本项,亦生。”

最关键的是:科学通过精密的器械手术实现的生命换头,在祝由术士那里,只是一道咒语或咒符就解决的事,这让人类的想像力自古以来就对法术充满了渴望。

第二是雪山令。“其咒水,口吹则成冰,指弹复化水。”江津民间巫师为人治病,通常是接一碗清水,凝神闭目后,剑指水碗,口中喃喃自语,患者喝下后,便是治病良药。

这咒水,李凤翔吹口气可化成冰,用手指一弹,又变回为水。

第三是金光咒。“持咒能避五兵,利刀入手即钝”,不仅如此,“以一竿立地上,有力者不能拨。置水碗席上,亦然。”有点乱力怪神的味道。

但更神的是“能作妖月飞入空中,与真月无异。”幻化出一轮假月,与真月完全一模一样,还能在众人目视中飞入太空。

唯一的缺点是“妖月不肯多作”,对江含春来说,“余仅闻友言之”,也非亲见。

但江含春见过第四种叫遁法“遁法,能释缚则见已数次。”

原文叙述如下:“道光癸卯夏,曾以医至余家。余反缚渠架上,十字交加,牢不易解,使余一回首,倏已解脱。又缚在此处,倏已移至他处。

余曾预伏一人于榻上,审其作何移法。第闻一响自书架已移缚床架,其妙莫能窥也。

这事发生在1843年,因为医治病人,李凤翔到江含春家,专为其表演。江将李反手绑在渠架上,十字交加,自认为很牢固。但一回头的瞬间,李凤翔已经解脱。

江觉得不可思议,反复实验。绑在此处,但瞬间移到他处。绑在书架上,倏忽间又移到床架上。即便预先派人伏于床上,也无法观其如何移动。

这种魔术当代也有,但与法术比较,至少在时间上无法达到如此之快捷。

  

  


三、法术修炼:必求四十九日之次第

江含春为李凤翔的法术所折服,以为这已经是法术的最高境界,岂料李凤翔居然告诉他:“余初在京学道,至河南乃学南宫,惜俱未成,不过略解数端耳。”

李凤翔原来只学了点皮毛。未成的南宫法术,修道必读的《清静经》中有“南宫列仙”一说,是所有剑仙、地仙、飞仙的炼形源头。

南宫在天星对应南斗六星,五行属火,火为炼形之物。南宫便成为诸天之中炼形之所,修道人本为凡身俗体,有阴质浊气,所以需要南宫炼形方能渡化肉身为先天本质。

陶弘景《真诰》里记载:好道信仙者……有先诣朱火宫炼形者。《度人经注》中说生身得道,则火炼垢秽。初,故皆入南宫,然后登其本位,此上士之格也。成为上士修仙的格局。

古仙法之中,学道之人需要学习南宫各类炼形之法,并记名南宫才可以有仙缘,突破因果局限,有机会上升仙道。

江含春对这门古老的修仙之法很好奇,想知道南宫法的修炼秩序,便问:“南宫法,次第若何?”

李凤翔毫无保留,全盘道出:此法须三年乃成。其始设坛于屋北,四面窗皆遮,暗闻有聪明天死者,询其庚甲(生辰八字),以符招之,每月祭炼,至四十九日,则以符咒开咽,使鬼能言。既言,则使召土地。复祭炼四十九日,使土地现形,投珓与,叩合同,然后遣土地如庙中灵神。复渐遣灵神召帅,各祭炼四十九日,皆能现形,焚符即至。法至召帅,南宫将成,即可遣帅召雷。但召雷不能护身,或恐致遭雷劫,须及未召雷前,逢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以后逐月类推,值日书护身符,持护身咒,炼至十二月毕,次年惊蛰,即可遣帅召雷,应手雷鸣,以金光令弹指某树,雷即击某树,则南宫法成矣。

这个过程有一个阶梯等级。第一步是询问“聪明天死者”的生辰,炼49日打开他的咽喉,使之能说人话。

第二步是召土地神炼49日,掷珓问卜通过后,派遣土地神到庙中招灵神。

第三步是灵神召帅,祭而修炼49日,使帅现形,可以符法召帅。

第四步是派遣帅召雷神,这一步很惊险,需要按一月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等特殊日期书护身符、持护身咒,修炼一年,到第二年惊蛰,方可召雷神。

四步之后,金光令可随手应用,弹击指定之物,应声而中,代表南宫法修炼成功。

依次以符可遣的五大灵物为鬼(特选‘聪明天死者’)——土地神——灵神——帅——雷神”,这是南宫法的修炼过程。

南宫法修成,基本上一法通百法灵。“成后古人所载异术,一切皆能为之。如席上笔砚,欲使飞去,作某变化亦无不可,不必太上有此符咒也。”

但是,修道必有正神与邪魔之争,南宫法亦然。“法成后须善收敛,不可妄用。又须日诵大悲咒,乃不为魔所扰。否则,法愈灵,神或因此反昧,魔来怂恿,必至妄作妄言,则学术必至杀身矣。”

一个修道故事,最后还是劝诫众生行善,远离魔道。

还有一点,作为道家修仙之术,竟然用佛家大悲咒来定心持善,说明南宫一派在与佛家的文化碰撞中,已经融合了佛家的某些心法诵咒之法。

从文化视角,江津佛道交融又得一事例素材。与北宋杨复庵建于四面山七星点斗处儒道佛三教合一的朝源观比较,这一素材更鲜活,它体现在修炼行为本身上。

  


四、人生感悟:道与术的选择

至此,似乎已经完成一位炼丹爱好者与修仙者之间的对话。

但作为文人,江含春想通过这个故事告诉大家更多的东西。

一是世面上的各种修炼之书,究竟有无作用。

余问:“万法归宗诸书,如何?”

曰:“皆伪书也!符箓虽得真本,非师傅亦不能效,今以重价购符箓秘本,皆妄人耳!”

不要再迷信坠入某处古洞,无意间竟得前辈修道秘笈,三五年修成天下第一神功,出道即高峰,名扬天下,美女如云之类,一定要有师傅传授。这类法术,似乎跟藏传密教有点相似,须得口授心传,观师默像之类。

二是道术之分,该如何选择的问题。

余问:“道与术,作何分别?”

曰:“大道无相,南宫有相,学术如江湖结客,毕竟依人不如学道,从自己性命炼出较为可靠也。”

任何法术都是有相之物,需要依靠他人或他物的力量才能达到超自然的效果,因此最好根据自己的天赋性命来修炼,无相无靠,更容易走向修炼的康庄大道。

对李凤翔的回答,江含春非常满意。“凤翔虽术士,其言颇有至理,且可使学术者不流于妄,故记之。”

我们写作本文,不是为了证明古代异术之真伪,更不是宣传封建迷信,而是保存江津作为巫文化大本营地段曾经被文人记录过的各种异术表现,以及术士对古代修炼的观点。

一方面留与后世批判或鉴别,或证实或证伪,另一方面作为神道文化在江津的文本素材,希望与整个中华神道文化融为一体,便于江津本土群体了解自身文化底蕴,也便于后人基于科学理论与实践在新层面上突破后进行新理论下的古代超自然研究

这种超出科学范畴的现象,也是当代科学家研究的热点。

  


附《江津县志》异术

异  术
邑人江含春

记曰:李凤翔,江津医生,工祝由科,有异术。尝以鸡鸭各断其首,咒水互接之,鸡鸭俱能飞走。人以为太怪。凤翔复断其首,各迁本项,亦生。

其咒水,口吹则成冰,指弹复化水。一雪山令,一金光咒,无他术也。持咒能避五兵。利刀入手即钝,时以一竿立地上,有力者不能拨。置水碗席上,亦然。且能作妖月飞入空中,与真月无异。妖月不肯多作,余仅闻友言之。至作遁法,能释缚则见已数次。

道光癸卯夏,曾以医至余家。余反缚渠架上,十字交加,牢不易解,使余一回首,倏已解脱。又缚在此处,倏已移至他处。

余曾预伏一人于榻上,审其作何移法。第闻一响自书架已移缚床架,其妙莫能窥也。

尝谓余云:“余初在京学道,至河南乃学南宫,惜俱未成,不过略解数端耳。”

余问:“南宫法,次第若何?”

曰:“此法须三年乃成。其始设坛于屋北,四面窗皆遮,暗闻有聪明天死者询其庚甲,以符招之,每月祭炼,至四十九日,则以符咒开咽,使鬼能言。既言,则使召土地。复祭炼四十九日,使土地现形,投珓与叩合同,然后遣土地如庙中灵神。复渐遣灵神召帅,各祭炼四十九日,皆能现形,焚符即至。法至召帅,南宫将成,即可遣帅召雷。但召雷不能护身,或恐致遭雷劫,须及未召雷前,逢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以后逐月类推,值日书护身符,持护身咒,炼至十二月毕,次年惊蛰,即可遣帅召雷,应手雷鸣,以金光令弹指某树,雷即击某树,则南宫法成矣。成后古人所载异术,一切皆能为之。如席上笔砚,欲使飞去,作某变化亦无不可,不必太上有此符咒也。但法成后须善收敛,不可妄用。又须日诵大悲咒,乃不为魔所扰。否则,法愈灵,神或因此反昧,魔来怂恿,必至妄作妄言,则学术必至杀身矣。”

余问:“万法归宗诸书,如何?”

曰:“皆伪书也!符箓虽得真本,非师傅亦不能效,今以重价购符箓秘本,皆妄人耳!”

余问:“道与术,作何分别?”

曰:“大道无相,南宫有相,学术如江湖结客,毕竟依人不如学道,从自己性命炼出较为可靠也。”

凤翔虽术士,其言颇有至理,且可使学术者不流于妄,故记之。

深厚的文化底蕴,深刻的文化认知,丰沛的文化精神,较高的文化品位,鲜活的文化生态,时尚的文化前瞻,灵性的文化体验,独特的文化风情,生动的文化特质,丰美的文化语言,是文化作文千年追求。
在线admin

发帖
348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2-11-05
丘处机真人《大丹直指》甚至直接记载了南宫炼形的飞仙“身轻骨健,乘风而举,跨雾而行,号曰南宫飞仙,尘中羽客。”,但是可惜认为南宫列仙“虽为地仙上品,却不如神仙”,而地仙炼形却为金仙形神俱妙之根基。

道藏中叶法善、罗公远真人注的《真龙虎九仙经》就是南宫剑仙典籍,其中记载:
“仙侠有九等不同,第一天侠,第二仙侠,第三灵侠,第四风侠,第五水侠,第六火侠,第七气侠,第八鬼侠,第九遇剑侠。第一天侠,本天仙奉上帝赐剑也。第二仙侠,已修上真升天之行,又复炼气为锥剑。第三灵侠,已是地仙,镇居山岳,及炼就剑匕,万里闻有不平之事,飞剑立至,谓之灵侠。第四风侠,亦是地仙,炼得剑匕,修之间断,未通极灵,知有不平,通风处,身剑一时俱至也。第五水侠,本是水仙炼成,号曰水侠,无水不可飞腾也。第六火侠,修之自焚起,亦号火光三昧,炼匕剑成,了身欲飞腾,须化火一团,乘而来往,故号火侠也。第七气侠,唯学定息气,便将精华炼剑,剑成如气,仗而往来,号曰气剑也。第八鬼侠,人不见其形,本修神仙水墨形,水墨剑也,出入往来,如气不殊。第九遇剑侠者,或因遇于宝剑,亦得随意东西变现也。 ”
深厚的文化底蕴,深刻的文化认知,丰沛的文化精神,较高的文化品位,鲜活的文化生态,时尚的文化前瞻,灵性的文化体验,独特的文化风情,生动的文化特质,丰美的文化语言,是文化作文千年追求。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